历史第1人!以色列夺建国第2金 总理暂停会议给他打电话

2021-08-01 22:20 来源:网易体育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“我的自由体操不是最好的,这甚至不足以获得奖牌,但决赛中每个人都犯了或大或小的错误,这才有了我的金牌。”

赛后,东京奥运会自由体操冠军多尔戈皮亚特难掩自己的激动之情。身披国旗,与教练紧紧相拥,此刻面对镜头的他,早已语无伦次。

“我感觉自己像在天堂,此刻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感受,我只想说谢谢大家。”

这是24岁多尔戈皮亚特的首届奥运会,他人生当中的第一枚金牌,以色列东京奥运会的首枚金牌,以色列历史的首枚体操金牌,更是以色列建国73年来的第2枚金牌。

上一次奥运会赛场上奏响以色列的国歌,还要追溯到2004年的雅典。17年的等待,五环之下,以色列的运动员再次登上了最高的领奖台。

闻讯本国运动员夺冠,正在开会的以色列总理贝内特暂停了会议,直接拨打电话给多尔戈皮亚特:“恭喜你,你创造了历史,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自豪。”

一、亚军礼遇

这枚金牌来之不易,一路走来,多尔戈皮亚特战胜了心魔、伤病,最终圆梦东京。

然而,这并非他第一次在900万的国度扬名立万。

多尔戈皮亚特最初成名来自于2017年的蒙特利尔世锦赛上,当时他获得男子自由操的银牌。那一站,他创造了历史,成为了名人。

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突然每个人都开始给我写信,我一天回复了200封电子邮件。我很难入睡,手机一直在响。”

“我的希伯来语不够好,我不容易回复每个人,有时我很难理解他们的话。我很高兴人们开始注意到我,当我走在街上,有些人认出我,并要求和我拍照,我很享受。”

回到家后,多尔戈皮亚特接到了很多媒体的电话,突然一天有个人打电话给他,用俄语祝贺取得了荣誉。在陌生人挂断电话之前,多尔戈皮亚特问他来自哪个媒体机构,他说不是一名记者,而是一个热爱运动的人。

亚军,有时候也足以令人振奋,尤其是在那些不擅长的领域。

二、举家移民

多尔戈皮亚特最开始是在乌克兰练习体操,他表示:“我父亲练了几年体操,想让我试试,因为这是一项困难而美丽的运动。我很瘦,精力充沛,我记得当时走进大厅,看到很多小孩子在蹦床上跳,孩子们大约2-3岁,我是班上最小的。起初,我每周练习一次,然后是两次,接着是三次。”

“那时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比赛,如果我完成的好,教练答应给糖果,后来他用果汁代替糖果。接着我父亲开始设定具体的目标。11岁时,我已经每天训练4-5小时。”

12岁时,多尔戈皮亚特搬到了以色列。多尔戈皮亚特的生活并不容易:“当我12岁时(在乌克兰),我的生活变得很困难,没有钱,我的父母非常努力地工作以养家糊口。那时我已经是我这个年龄段的两届全国冠军,我的教练说国家队希望我搬到基辅,住在寄宿学校。”

这样的建议并没有被多尔戈皮亚特的父母采纳,他们决定举家搬迁到以色列,因为那里有更好的条件。

“我们要去以色列(我的祖母是犹太人),搬到一个我以前从未去过的地方,我不知道以色列是什么,这对我来说似乎很奇怪,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可以继续做体操。”多尔戈皮亚特回忆道。

和乌克兰时相比,以色列的健身房不一样,人不一样,语言不一样,但器械是一样的。

除了体操训练,多尔戈皮亚特还要坚持读书学习,但是因为语言,他在学习上遇到了不少的困难。

“开始真的艰难,我和另一位新移民坐在办公桌前,他从摩尔多瓦来,时间比我还晚。我们两个什么都不懂。几周后,我被告知在特拉维夫有一所学校。”

第二所学校有很多讲俄语的老师,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,他们会帮助多尔戈皮亚特。多尔戈皮亚特主要是在健身房学习希伯来语。

“我从来没有通过专门的课程学习过希伯来语,我是在实践中从其他人那里学到的。对我来说,体操一直是最重要的事情,这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,能帮助我在以色列定居。”

多尔戈皮亚特最终从高中辍学,因为他意识到他在希伯来语方面的困难会阻碍他按时毕业。

即使土生土长的以色列人高中肄业并不少见——预科文凭考试非常难,如果他们最终决定上大学,许多人会选择稍后再考,通常是在参军之后。

多尔戈皮亚特表示:“我无法应付考试,因为我还没有读懂希伯来语,所以我决定不浪费时间,我离开了高中。”

放下了学业的重担,全身心地专注于自己的所爱,凭借着艰苦的训练,多尔戈皮亚特入选了以色列国家队。

此时,漫长的通勤时间又成了自己人生路上新的拦路虎。不论住在哪,以色列国家队成员都需要在特拉维夫的同一个健身房训练。

多尔戈皮亚特说道:“多年来,我每天至少要花4个小时在公交车上。我不得不在早上6点起床,以便及时到达练习场地,学习体操课程和进行物理治疗。一天这么多小时都堵在路上是非常困难的。在我最后一个生日那天,我爸爸送给我他的旧车作为礼物,这让我的生活变得轻松多了。”

三、功成名就

青年时期的种种不顺,铸就了多尔戈皮亚特一颗强大的内心。此后他接连在国内外大赛披荆斩棘,接连斩获2017、2019年世锦赛的自由体操亚军。距离冠军,咫尺之遥。

银牌的成色,成了多尔戈皮亚特挥之不去的心结。亚军的背后,却有着一段他与病魔抗争的岁月。

2017年的蒙特利尔,开赛前的2周,多尔戈皮亚特右脚开始疼痛。与此同时,常年体操训练落下的背痛又时刻牵引着他的神经。“背痛已经三年了,有几天疼得不能坐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休息了几次。”

“在飞往蒙特利尔的航班之前,我甚至停止了几天的训练,我的物理治疗师亚当·巴迪尔为我贴了胶带,并给了我止痛药随身携带。资格赛的时候我感觉好多了,但决赛我的脚很难受,热身时摔倒了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 我不知道如何做到不摔倒。”

决赛前的几天里,多尔戈皮亚特一直在脑海中一遍遍地重复着例行程序——如何落地,在哪落地。

最终,他没能做到最好,一枚银牌成了他的遗憾,却也刷新了以色列体操的新历史。

“背伤是2014年参加青奥会时落下的,在我停止训练的几个月里,我一直在考虑退役,如果我的背部没有好转会怎样,但我设法熬过了它,我慢慢地回来,每天都在和伤病作斗争。”一切的煎熬,在蒙特利尔的决赛夜烟消云散。

2017,成了多尔戈皮亚特人生的转折点,银色的丰收,金色的缺憾,给与了他练下去的动力。即使之后摔断过手指,背伤时不时袭来,他仍要向着梦想的殿堂迈进。

今天,他以高难度的动作夺冠,帮助以色列夺得了奥运会历史上第二枚金牌,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。

“真的,如果是按照预赛,我还可以做得最好。”

作者:翱翔

(责任编辑:徐泽鑫_BJS49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