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斯拉德国工厂拖延多时终获批,“上海模式”为何难以复制?

2022-03-06 18:14 来源:财经杂志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从树木到地下水,时不时冒出的环保问题使得特斯拉德国工厂建设频频遇阻

文 | 《财经》记者 王静仪  

拖延多时后,特斯拉德国柏林工厂终于获得当地政府批准,投产在即。当地时间3月4日,工厂所在地波茨坦政府举办新闻发布会,宣布这一消息。

另据媒体报道,预计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Musk)月中会抵达德国,并于3月底举行正式的开幕交付活动。

在开幕式上,约有30名客户将收到全新的柏林制造的Model Y,此外还将接待约500名宾客,包括德国总理奥拉夫·朔尔茨(Olaf Scholz)和其他官员。

耗资50亿欧元的柏林工厂从宣布到建成,已经过了两年。反观特斯拉上海工厂,2019年2月动工,当年10月第一辆国产Model 3下线——当年开工、当年建成、当年投产,创造“上海速度”。

目前特斯拉有美国弗里蒙特和中国上海两家整车工厂,前者负责供应美国本土,后者负责欧洲和亚洲地区的供应。柏林工厂的投产,将使特斯拉可以直接服务欧洲汽车市场,欧洲客户的交货期将明显缩短,无需等待从中国漂洋过海运来的汽车。

从树木到地下水,德国工厂建设频频遇阻

开工推迟、获批推迟、投产推迟……推迟,成了特斯拉德国工厂的一个关键词。

工厂计划于2020年早期开始投建,后由于当地环保问题,推迟开工到2020年7月;该工厂原定于2021年7月投产,但预计会推迟到2022年3月。

2021年10月9日,马斯克来到特斯拉柏林工厂现场,庆祝工厂完工。马斯克曾乐观地表示,特斯拉德国工厂或在“11月或12月”开始生产,并于2021年内完成首次交付。

但该工厂迟迟未得到政府部门的审批。特斯拉相关负责人表示,德国工厂的机器已经安装完毕,自去年底以来一直在制造试生产的测试车,但因为没有商业运营许可,不能增产和销售其车辆。

当地环保组织负责人控诉,特斯拉工厂所在地的水厂每年从地下抽取将近400万立方的水,其中大部分供给特斯拉工厂,将势必影响到周边相关的居民的生活用水以及其余工业用水的使用。

由于当地近年来春夏时节均出现旱情,地下水供应不足,加上工厂选址离一个自然保护区仅几百米距离,当地群众不乐意毁掉这片经济相对落后,但自然风光优美的土地。

地下水只是特斯拉遇到的一系列环保问题中的一个。从最初的饮用水污染到砍伐树木、噪音污染,再到土壤中的蚂蚁搬家、森林中的蝙蝠和蛇冬眠等,特斯拉德国工厂在环保方面屡屡受阻。

“特斯拉低估了在建设工厂的过程中会遇到的各种繁文缛节,他们没有想到要花三个月的时间来讨论如何砍伐树木。”美国投行Wedbush汽车分析师DanIves如此表示。

由于项目进展缓慢,马斯克曾经公开表达对德国审批程序的不满。他在2021年4月向德国有关部门发送了一封邮件,抱怨德国环保要求无法满足他所需的紧迫性。

特斯拉自身规划的改变,也是德国工厂延期的原因之一。

特斯拉原本只计划建设一座整车工厂,后来变更投资计划,希望新增建设一座配套的电池工厂,年生产能力为100GWh——按照德国政府的规定,如果电动车使用本地生产的电池,可以获得额外的大额补贴。

但加建一座电池厂,申请程序又要重走一遍。加之公众对于电池工厂的选址颇为疑虑,担心影响当地自然环境,当地政府被迫召开听证会讨论这一事项。

几番推拉后,电池工厂最终获批,但特斯拉已丧失耐心,决定在美国工厂率先生产4680电池,这意味着丧失了约11亿欧元的潜在补贴。

德国汽车专家费迪南德·杜登霍夫(Ferdinand Dudenhöffer)认为,特斯拉在柏林建厂受阻,源于马斯克在该事件中犯下多重错误,“错误之一,他跟德国当地政府打交道的态度傲慢;其二,虽然口口声声自诩是一名热爱环境的企业家,但实际上他没有认真思索过环保问题;第三,计划失误:电池厂在初期就应该申报。”

难以复制的“上海模式”

柏林工厂是特斯拉的第二座海外工厂,第一座海外工厂坐落于上海临港,2019年投产。

上海本地媒体上观新闻报道,在特斯拉上海工厂的车间里,只要有客人来参观,负责讲解的员工小高第一站总是领他们去看入口处的一张海报。那是上海工厂建设项目的时间轴:2018年10月17日签订土地出让合同,2019年1月7日奠基,2019年10月25日竣工验收完成,2019年12月30日首批Model 3交付内部员工……

小高每次都会向客人特别强调一句:“从工厂奠基到第一辆车交付,仅用时11个月。”

当年开工、当年竣工、当年投产,这就是后来被人津津乐道的“特斯拉速度”。

上海速度的秘诀,在于政府主管部门缩短了审批和验收时间。

以上海工厂西侧的小河为例,这条河把工厂与外界隔离开来,原计划由一座小桥连接,但在实际建设过程中,特斯拉发现,南北跨度一公里多的厂区西侧,如果只有一座桥、一扇门,怎么也满足不了物流、人流的需求,希望补建两座桥。

要知道,这涉及到工厂规划的修改,一般来说,仅仅审批流程就要走一年。为了解决特斯拉的需求,临港管委会等部门尽力两全:把桥的建设纳入水利基建项目中去,这样既不需要修订规划,又能满足企业需求。

马斯克曾多次公开赞美上海工厂的效率:这个惊人的速度是上海市政府和特斯拉团队共同创造的。

建成两年后,特斯拉财报显示,2021年特斯拉上海工厂汽车交付量逾48万,超过加州工厂的约45万交付量,占全球累计交付量的51.7%。

在上海工厂的助力下,特斯拉2021年在全球的销量为93.6万辆,同比增长87%,创造史上最佳纪录。

2021年11月底,特斯拉宣布追加投资12亿元人民币,扩建上海工厂,预计2022年4月完工并开始生产,进一步提升其Model 3、Model Y及相关衍生车型的生产能力。

当前上海工厂48万辆的交付中,约三分之一用于出口。特斯拉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上海工厂贡献了超过16万辆的海外市场交付,满足欧洲、亚洲等十多个国家的需求,仅Model 3在2021年的出口量就已突破13万辆。

根据特斯拉的规划,德国工厂将率先生产Model Y,年产能约为50万辆汽车。马斯克透露,Semi电动卡车也会是柏林工厂计划的一部分。

随着柏林工厂的投产,一方面,特斯拉在欧洲可以基本实现本地制造、本地销售;另一方面,也将助力整体销量继续走高。华尔街普遍预计,2022年特斯拉的全球交付大约是140万辆,与2021年相比增长50%。

工厂正在越建越多、越建越大,马斯克希望,到2030年,特斯拉实现2000万辆的年销量目标。